新冠后的旅游新篇章
2020-04-06 12:31:17

   “黑天鹅效应”是隐喻那些极为罕见的意外事件:在发生前,没有任何前例可以证明,但一旦发生,就会产生极端的影响。

 


    除夕夜本是中国最重要的全家团圆日,在家家户户都开心的吃年夜饭时,一场属于全人类的世 界大战俏然发生了。新冠病毒无疑是这个世代最大的黑天鹅。后续的封城锁国,经济停摆,形成一个看不见的大海啸。而旅游业,便成为经济海啸第一排的受难者。 

熄火的时刻


    我们可以将金融比喻成一个循环圈,GDP的高低则是这圈运转的速率,倘若这个圈受到任何外力的破坏,造成圈子停摆或者圈内任何一个产业瓦解,都会产生骨牌式经济崩塌。

    此次疫情,便是那巨大的外力破坏。所以疫情之后,相信政府必然会出台一系列纾困及振兴方案来协助困难产业的复甦,以保持这个经济体系正常运作。

    但哪怕如此,旅游业为此次冲击最大的产业体,即使有政府纾困及消费反弹,乐观预估最快也需要到第四季度才可能回复正常水平。因为消费者虽然存在着,因疫情长时间压抑而产生的出行反弹,但也不是无方向的报复型消费,其主要的消费需求也多会以短期及外围游为主,长线或出境游则因为国际疫情以及对于群聚活动的心里阴霾等原因,不会出现在第一波的市场反映。

 

改革的开端

   在过去20年间,旅游业一直处在高速发展的状态,而随着国家的逐渐发展,出现宏观的经济下修、流量红利的消失、行业分化越发严重等因素,旅游业的发展也开始降速,而之前高速发展过程中所积累的问题也慢慢浮出水面。例如旅游产业普遍存在的过度削价竞争、质量及安全性不足、市场商品同质化等问题。 

   此刻,是疫情的拐点,也将是中国旅游业的转型拐点。在停摆的时期,除了努力存活下来,更该把那些盛世时代不想做、不屑做、却有未来发展性的事,彻底做好,才能为旅游业注入持续发展的新动能。

 

蓬勃发展的旅游新形态

    国内跟团产品,常让人诟病其过紧凑的行程安排及不讲究的用餐标准,但也因为团费便宜,亦被消费者青睐成为旅行社主流商品。“跟团游”我们可以看成是一个批量生产的旅游商品,在市场庞大且竞争激烈的环境下,商家往往会选择削价竞争,而非研发新产品或做出市场差异化。旅游业长期削价竞争,造成产品同质化,以至于传统旅游产品无法满足市场需求,进而推进自由行及主题定制等业绩增长。

 

    传统跟团游在疫情之后也面临到群聚问题,过去用一团3-40人的方式去分摊成本的优势,也将变成致命伤,包含长时间搭乘交通工具的密闭共处、团体围餐共食及室内购物的行程安排等,皆可能因为对群聚的恐慌贴上「危险」的标签。而近年来成长最快的主题定制中,便有三种方式值得注意,相信在疫情之后会有更多的成长空间;

秘境探索(避开人潮)

    指的是探索较不知名的目的地,深究秘境探索热潮,近年越来越夯的原因在于,人们想与众不同,并发掘鲜为人知的地点。在此趋势下,不少旅客便会选择热门景点以外,且较少观光客的地点,让旅游体验更加清静舒适。

 

休闲慢游(降低旅游巴士的依赖)

    不再被过去赶行程般的错失恐惧症(FOMO)心态绑架,人们开始享受从出发到目的地中的过程,感受不同的乐趣。有超过一半的旅客偏好走路程较远的路线,好好享受旅程本身以外的乐趣。而交通工具也开始变成旅游的乐趣重点,他们开始对传统火车之旅很感兴趣,而如果有一无二的交通工具可以搭乘的话,甚至不介意多花点时间才抵达目的地。

TIP:错失恐惧症(“Fear of Missing Out”,简称“FOMO”),特指那种总在担心失去或错过什么的焦虑心情

 

主题旅游(较无团餐共食风险)

    较为人知晓的有亲子或孝亲旅游、美食之旅、个人成长等。而这类型产品的特性都是属于一车一导的小众出游,如家族或志同道合的团体,人数大多约4-10人之间,也因为人数较少,所以一般都是用餐自理或者是主题餐厅单点,行程自由及隐私度较高。

 

    不论将来旅游趋势如何,疫情之后都将迫使旅游产业大换血,多样化的旅游形态对旅游业者,亦需要更高的专业要求及知识储备。就产业永续性来讲,其成果都是让人乐观其成的。